奧運五環之蝕── 評析二○○八北京奧運與中國人權狀態 (第35期2007/09/06)

?"

文 ◎ 何清漣 圖 ◎ Getty Image

與八年前北京申奧成功時的風光相比,目前中國政府卻正面臨難以擺脫的難堪局面,那就是國際社會抵制奧運的活動正如星星之火,連一向遠離國際政治風雲的挪威也有團體加入了抵制北京奧運的行列。最讓中國當局難受的是國內人民也加入的抵制,如黑龍江省富錦市清化村三千農民簽名呼籲「不要奧運要人權」。
 
從二零零一年申奧成功到今年不過七年光景,中國經濟神話的魅力還未褪盡,國際社會對中國的印象為何竟會發生如此劇烈的變化?只要分析抵制運動的各種口號,就會發現,是中國政府的背信棄義導致了目前這場抵制運動逐步升溫。當年中國政府以承諾改善中國人權減少申奧壓力,而當拿到奧運舉辦權之後,不僅未對中國人權狀態稍加改善,反而因逐步加強的政治高壓、日益擴大的特務統治使中國人權狀態日益惡化。

一、抵制奧運源於中國當局的背信棄義


讓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動輒把各種批評言論及批判性學術研究坐以嚴重的政治罪名。例如「危害國家安全罪」、「顛覆政府罪」、「洩露國家機密罪」等,並將論者投入監獄的中國當局,在對待抵制奧運的態度上,卻一反常態的去政治化,要求國際社會不要將奧運與政治掛鉤,並在報導中借所謂某教授之口稱將奧運與政治掛鉤是「根本不懂奧運精神」,還將當年美國等六十一國抵制莫斯科奧運說成是一場「醜劇」,其實泛政治化的中國當局最沒有資格要求別人遠離政治,這種要求的目的只不過是希望別人遠離政治,自家壟斷政治權力包括政治話語權。

且來看看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抵制奧運事件。

儘管奧林匹克運動奉行「不干預政治」的基本原則,歷屆奧運會仍不可避免地被打上時代的政治烙印,與現代國際政治的發展演變息息相關。從一八九六年起,奧運會每四年舉辦一次,只在一九一六年、一九四○年和一九四四年因兩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暫時中斷。二戰以後國際局勢詭譎多變,美蘇為首的兩大陣營之間的冷戰與世界兩極格局的發展、亞非拉民族解放運動等歷史大事件都曾對奧運產生重大影響。這些國際衝突導致一些國家因本國的政治利益而抵制奧運或是拒絕與對抗國同場競技。一九五六年的墨爾本首開抵制奧運之先河,英法對蘇伊士運河的戰事激怒了埃及、伊拉克和黎巴嫩,而前蘇聯對「布拉格之春」的扼殺又導致瑞士、西班牙和荷蘭拒絕跨入奧運大門。一九七九年前蘇聯出兵阿富汗,引發了由美國倡議、六十一國拒不參加莫斯科奧運的史上最大「抵制事件」,其中主要的抵制理由就是蘇聯的人權狀態惡劣。為報復此舉,前蘇聯及其東歐衛星國也宣佈抵制一九八四年的洛杉磯奧運。

由此可見,奧運不可能真正與政治完全脫離。二零零一年七月在莫斯科申奧時,中國政府為了獲得奧運會的主辦權,不惜一切代價消解當時的反對聲音,曾向奧委會與反對者們承諾:只要讓北京承辦奧運會,中國將改善人權。但此後多年來,中國的人權狀態不僅沒有改善,反而持續惡化。總部設於法國巴黎的記者無疆界一直密切關注中國人權,尤其是對於中國政府鉗制輿論、以言入罪的惡行時常批評抗議,一直是呼籲抵制奧運會的主力。為了讓記者無疆界消音,二零零七年一月,中國當局邀請記者無疆界秘書長梅納爾(Robert Menard)及其亞洲部負責人布羅塞爾(Vincent Brosse)訪華。其間以花言巧語許諾改善中國人權,騙取了記者無疆界組織停止呼籲抵制北京奧運。梅納爾等訪問北京期間,向中共提出了改善新聞自由的十點要求,最主要的是要求釋放一些被關押的記者、網絡異議人士。這些網絡異議人士、記者和維護言論自由的人士加起來有一百多位,名單中所列舉的都是健康狀況最差的、年紀最大的、在獄中時間最長的。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