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形象不佳 根源何在? (第320期2013/04/04)

文 ◎ 陳破空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獨立民調機構皮尤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新近發布調查報告披露,中國的國家形象在世界範圍內進一步下滑,各國公眾對中國印象越來越負面。

在歐洲,對中國的印象最為負面,不守規則所帶來的經濟威脅和迫害人權所塑造的惡劣形象,是歐洲民眾厭惡中國的主因。在美國,除了貿易摩擦、人權問題,中共的網路攻擊和網路竊密,又增添了美國公眾新的反感。

在亞洲,中共在南海與東海擺出咄咄逼人的霸權姿態,讓亞洲鄰國驚悚;北京對平壤流氓政權的庇護,也令亞洲國家不齒。中日關係、中國與東盟的關係,都降到歷史性的低點。在中東,中共一味支持敘利亞和伊朗政權,與擁有22個成員國的阿拉伯聯盟作對;中共在新疆迫害穆斯林信徒,也開罪了阿拉伯人。這些,直接敗壞了中國在中東和阿拉伯世界的聲譽。

即便在非洲,中共全力拓展的地區,對中國形象,也是劣評如潮。中共貪婪掠奪當地資源,殘酷剝削當地勞工,傾銷中國工業品;所謂「援助項目」,實際利益反而落入中國建築公司。這類行徑,被譴責為「新殖民主義」。

在拉丁美洲,中南海押寶委內瑞拉強人查韋斯,這個宣稱要擔任「終生總統」的政治狂人,才剛剛做完三個任期,就一命嗚呼。中共在委內瑞拉砸錢420億美元,以貸款換石油;但查韋斯剛死,委內瑞拉反對黨即聲明,未來將重新評估這項交易的合法性。事實上,中國在拉丁美洲的形象,類似在非洲,都以醜陋的暴發戶、殘酷的剝削者和新殖民主義的面目而臭名遠揚。

即便俄羅斯,胡錦濤和習近平上任後都首選的外訪國家,也對中國充滿怨言和敵意。歷史上的領土爭端、在中亞地區的戰略爭奪、中國移民大量湧入俄羅斯遠東地區,都令兩國關係貌合神離、外鬆內緊。實際上,中俄關係被定義為「官熱民冷」。

在臺灣、香港、澳門、新加坡等華人社會,中國的國家形象,也是惡名昭著。臺灣民眾普遍恐共,獨立意識占主流,堅守主權在民;在香港,近年竟也出現了「港獨」這個概念,港人寧要普世價值,而恥與共產黨中國為伍;在新加坡,原地華僑普遍排斥近年從中國遷往的新華僑(40餘萬人),因為,或多或少,後者帶去了共產黨的惡質文化,與一個崇尚禮節和法治的新加坡格格不入。

如何改善中國國際形象?這些年,中共御用專家絞盡腦汁,得出的結論,竟然是:西方媒體的妖魔化;別國民眾對中國誤解;中國公關做得不夠、自我宣傳不足。中南海於是一咬牙:砸錢!不惜天文數字,大舉砸向宣傳與公關。金錢,金錢,還是金錢。暴發戶嘴臉:「窮得只剩下錢。」中共迷信:金錢萬能,「有錢能使鬼推磨。」

結果如何?遍及世界的孔子學院,讓各國感受到的,是中共黨文化的惡意輸出。24小時CCTV(中共央視)英語頻道,讓各國民眾產生「中國來了,黃禍來了」的恐慌。2011年,中共斥鉅資在紐約時代廣場推出《中國國家形象》(人物篇)的宣傳片,使反感中國的美國人,迅即上升了10%,原因在於,這種典型的共產宣傳片,讓美國民眾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中國威脅」。

效果適得其反,中國民眾的血汗錢,白花花地,打了水漂!其實,鼓譟在公關和宣傳領域大肆撒錢的中共官員或御用專家,還暗藏了一個見不得人的心計:巨額投資在手,有利可圖,有錢可貪,僅中間的回扣與挪用,就足夠他們揮霍享用一輩子!

中共所思所為,對內,與中國民意相對立;對外,與世界民意相對抗。外交是內政的延伸。一個國家的外部形象,也是其內部面目的反映。實在難以想像,一個欺壓同胞、殘害異己、厲行獨裁而竭盡腐敗的政權,能給世界留下任何好印象?!

四面楚歌。拔劍四顧心茫然。與其從外部找理由,不如從內部找根源;與其撒錢買形象,不如棄惡收人心。洗心革面,脫胎換骨,自下罪己詔。非此,不得解脫。(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