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無法解釋的史前巨大病毒 (第450期2015/10/15)

?"
西伯利亞發現3萬年前巨大病毒「西伯利亞柔弱病毒」(Mollivirus Sibericum)。(phys.org網頁擷圖)

史前病毒的逐一發現,除了讓人們憂心因不慎釀成巨災的潛在風險外,被進化論者視為只有依靠宿主才能存活和繁殖的病毒,自新近西伯利亞三萬年前凍土下30米深處被分離並活化出後,也讓科學界再次掀起進化論真偽的探討。

文 _ 張秉開

近日,科學家發現第四種史前巨大病毒。它對人類是否有威脅,以及進化論為什麼不能解釋其成因等一系列問題,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根據最新一期《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研究論文描述,此病毒名稱為Mollivirus Sibericum,是法國馬賽地中海大學(University Of Mediterranean)的生物學家從西伯利亞三萬年前凍土層的30米深處樣本中分離而得。其球形病毒顆粒的直徑為0.6微米,用光學顯微鏡即可觀察,而一般病毒只能用電子顯微鏡才能見到。

Mollivirus Sibericum之意為「西伯利亞柔軟或軟弱的病毒」,故將其譯為「西伯利亞柔弱病毒」。

威脅人類的潛在風險

CNN在9月11日的報導中說,這個西伯利亞柔弱病毒似乎並不像名字那樣的弱。研究主持人、地中海大學的尚‧米歇爾‧克拉夫利(Jean-Michel Claverie)教授在變形蟲檢測病毒感染性的試驗中觀察到,有少量變形蟲死亡。他說:「這些病毒僅需很少的濃度就會感染變形蟲。可以想像,這多可怕,一點點病毒顆粒就足以引發一場瘟疫。」他表示,對於易受攻擊的宿主來說,少數仍有感染性的病毒粒子,可能就足以使那些能夠引起疾病的病毒甦醒。如果人們在開發這些有冰封病毒存在的地區時,如未能採取安全措施,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喚醒天花之類已被視為絕跡的病毒。

據今日俄羅斯(RT)9月10日報導,預防醫學專家威廉姆‧沙夫納(William Schaffner)解釋,從科學角度上講,這是一項激動人心的發現。但因為尚不清楚病毒的感染對象(宿主)、能否感染人或動物、是否威脅人類等問題,所以必須警惕病毒的危害性。他表示,對於這種我們一點也不了解的病毒,所有的檢測試驗都必須在嚴格控制條件的高度安全實驗室中進行。

病毒如此巨大 讓進化論者困惑

生物學家除了不清楚西伯利亞柔弱病毒的致病性外,感到困惑的另一個難題是,這種體積巨大的病毒超出進化論的推斷。

西伯利亞柔弱病毒是目前為止發現的第四種巨大病毒。其餘三個是2003年發現的擬菌病毒(Mimivirus)、2013年在智利和澳大利亞地區分別發現的潘多拉病毒(Pandoravirus)以及2014年克拉夫利教授的研究組在西伯利亞相同的凍土層中發現的迄今最大病毒——西伯利亞闊口罐病毒(Pithovirus Sibericum)──其長度達1.5微米,病毒顆粒直徑為0.5微米,光學顯微鏡下清晰可見。與之不同的是,一般病毒都極其微小,需透過比光學顯微鏡所能夠觀察到的最小的結構小數萬倍的電子顯微鏡方能一睹全貌。

巨大病毒不只這四種,還有2007年分離的馬賽病毒(Marseillevirus)等,它們都像細菌大小可在一般顯微鏡下觀察,都含有很多基因與編碼複雜蛋白質的特點。尤其是潘多拉病毒,其外形和基因組成都與其他巨大病毒有很大差別,而其基因只有7%左右與地球上的生物同源,克拉夫利教授甚至認為該病毒來自於外星,比如火星。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