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一個新的形而上學前提(下)
——從文化思想史談法學及大學西學教育
(第466期2016/02/04)

?"
(Getty Images)

文 _ 仲維光

有大陸研究生來信問我幾個問題,其中關於法國自由主義思想家阿隆的《知識分子的鴉片》一書的翻譯問題,我已經著文討論,此外關於治學問題 ,儘管不完全是我的專業,但是我覺得我曾經經歷過的探索經驗還是讓我可以勉為其難,提出一點可能對這位小友有益的想法。(續前文)

學術領域不存在
「馬克思主義的法學」

法學並非是我的專業,我能夠為你提供的再多一點意見大約依然只是從思想史的角度來看法學。因為我認為,這對於一位在一切都完全意識型態化的學界和國度中學習探索的學生來說是非常必要的。

從思想史的角度來看法學,對於中國的學生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沒有一種馬克思主義的法學。所謂「馬克思主義法學」根本就是把法學徹底地意識型態化,把作為研究物件的法學內容觀念化。這也就讓法學問題徹底地失去了作為問題存在的可能,而變成了一個單純的政治,貫徹觀念思想的工具。所以在學術領域不存在一種馬克思主義法學,不認清這點,你就永遠進入不了真正的法學學術領域。

至於馬克思主義的來源地,黑格爾的法哲學,同樣也是一種意識型態和觀念論,而非法學,只不過黑格爾的法哲學是為日爾曼的國家,為一種所謂文化服務而已。

同樣又涉及到馬克思主義的另外一個提法:一切思想領域中的問題,一切哲學史都可以歸結到是唯物主義還是唯心主義問題。這個在共產黨社會中的不可懷疑的提法,根本就是一個偽問題。因為任何在共產黨社會以外讀過哲學史的人,都會看到,在哲學發展中,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問題幾乎可說是沒有任何地位,它們不僅對於推動哲學認識的變化和發展沒有任何作用,而且在哲學史中也沒有任何影響。

由馬克思及其思想所帶來的辯證唯物主義所產生的影響,只存在於社會學領域中,甚至可以更準確地說是存在於百年的政治、社會的歷史生活領域中。因為無論唯物主義還是唯心主義都是一種武斷地缺乏懷疑分析的論斷,而不是一種哲學探索。這樣專斷的論述只有在意識型態化的傾向和衝動中才能夠找到它存在的基礎。也就是說,只有在將一種思想觀念化,絕對地真理化的時候才需要,或者說才會產生唯物主義或者唯心主義。只有把政治及權力作為最高追求,把思想作為了自己的工具的實踐才需要唯物主義或者唯心主義這樣專斷的認識論。為此,這也就是諾貝爾物理學家麥克斯‧玻恩說的,「相信只有一種真理,並且自己享有這種真理,這是世界上一切罪惡的根源。」

唯物主義正是在這種意義上和罪惡相聯繫,並且伴隨社會及歷史影響的擴大其罪惡也越來越顯著。所以可以肯定地說,唯物主義、唯心主義只是一種意識型態,而絕對不是一種學術思想和「哲學(Philosophy)」。


只有把政治及權力作為最高追求,把思想作為自己的工具的實踐才需要唯物主義或者唯心主義這樣專斷的認識論。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