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德里希關於極權主義的研究 及其啟示(三)
——冷戰時期弗里德里希 關於極權主義理論的修正和發展
(第483期2016/06/09)

?"
弗里德里希認為極權主義會因為不同時期、不同地區的不同特徵,對於控制會在強力或是稍弱之間擺盪,甚至走出第三條路。(Getty Images)

文 _ 仲維光

無標題文件

二十世紀被稱為極權主義的世紀,冷戰時期關於極權主義問題的討論在對於極權主義問題的研究討論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本文為此討論系列文第三篇,繼上一篇介紹弗里德里希的極權主義理論,且提出著名的六個極權主義特徵後,本文介紹弗里德里希在往後的十餘年中對於此理論的進一步的闡釋及擴展、修正。筆者認為,弗里德里希六十年代初期及以後的工作對中國學界極具意義,它實際上討論的也可說是如何看待八十年代中國共產黨的變化。

弗里德里希在對於極權主義的研究中所顯示出的價值立場,毫無疑問在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中,為冷戰期間對抗極權主義的陣營提供了意識型態的武器,他們同時也借助弗里德里希的學術地位和名聲來增強對於極權主義的抵抗。但是由此而帶來的對立兩方對於極權主義理論問題的爭論也隨之加劇,弗里德里希也在爭論中,以及在歷史的變化中不斷地修正自己的理論。

改革後的共產黨政權才是標準的極權主義

弗里德里希在五三年第一次提出,五六年全面系統地修改論述了的這個極權主義概念,從一開始就遇到來自不同方面的討論、質疑乃至挑戰。而這就不僅推進、深化了政治學中人們對於極權主義的認識,而且也為歷史現實的發展注入了很多非常有意義的思想和價值因素。

冷戰的氣氛,不斷發生的事件,如五三年柏林工人起義,五六年匈牙利事件,史達林去世,解凍的出現,以及蘇共二十大赫魯雪夫的祕密報告,乃至其後的中蘇分裂對立、布拉格之春、東西方的緩和、波蘭團結工會的出現等現象和事件等等,一方面對立雖然仍在繼續,另一方面兩個集團的社會和政治情況在不斷發生變化,問題也不斷地變化,這尤其是在共產黨陣營內部。為此,冷戰時期對於極權主義的討論出現了很多二十年代、三十年代所不曾遇到的現象和問題。

伴隨這一切,弗里德里希在1963年就已經開始了對五十年代的理論進行修正。他開始重新評價史達林主義及其統治。因為史達林已經去世十年,史達林主義和納粹一樣,實際上已經可以作為一個經驗主義的題目來進行研究。

他在〈人和他的政府〉一文中提出了和過去流行的一些看法完全對立的觀點,他認為,「在史達林極端的、個人化占據主導地位的階段,黨失去了更好地處理問題的位置,這也成為有十幾年以上的黨代表大會(1939-1952)中黨不再存在的一個象徵。對此,很多人認為,史達林時期是蘇聯最為極權主義化的階段。但是,看起來似乎應該是:把史達林時代看作是這種專制的腐敗,或者變態反常時期更為恰當,這就如同我們在看以往其他類型的專制時,所看到的那種類似的變態反常現象那樣。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