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德里希關於極權主義的研究及其啟示(六)
——弗里德里希極權主義思想對中國學界的啟示
(第486期2016/06/30)

?"
極權主義的思潮可說是二十世紀歷史舞臺的中心問題,但在中文界,這方面的研究卻付之闕如。(Getty Images)

文 _ 仲維光

二十世紀被稱為極權主義的世紀,冷戰時期關於極權主義問題的討論在對於極權主義問題的研究討論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本文為此系列文章最末篇,筆者系統地談了自己對於在引入介紹弗里德里希的極權主義理論中的感受,包括對概念本身,對如何治學,乃至對於文化問題,尤其是中國學界引入西學時的一些歷史性的教訓。本文有些對應的西文的概念或單詞,在不同的語式中意思並不相同,在中文中很難直接找到對應的意思,為了區別務請讀者注意有些字詞的不同,例如「極權」和「集權」,這描述的是兩個不相同統治狀態,不是筆誤,而以前在中文世界中一直是混雜使用,這是不應該的。在這種努力中,筆者越發地感到,離準確和全面反映西文政治學中的這些想法,還是遠遠不夠,真的深入研究還是必須要看原文。這裡筆者不過是要告訴中文讀者,在當代思想史中,在西方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

弗里德里希對於極權主義理論研究的發生、發展史,西方學者對於弗里德里希的討論和批評,為我們對思想史,乃至更廣泛的學術文化研究提供了一個極為豐富的案例:從具體的思想問題,研究物件、方法的展開,到學界對此的研究討論、批評和質疑,都堪稱是一個典範。為此,筆者認為,冷戰時期弗里德里希關於極權主義理論的研究歷史,給我們中國學界的啟示可以概括為以下六點:

對中文在這領域空白的質疑

沒有人可以否認二十世紀是一個極權主義世紀。因為從十九世紀末期極權主義思潮就迅速地在政教分離後的西方蔓延,並且擴展到世界的各個角落。它不僅很快地攫取了歐洲一些國家的政權,而且直接帶來兩次世界大戰,以及冷戰。直到1989年,極權主義的問題都是二十世紀歷史舞臺的中心問題。對它的研究、探討和爭論更是二十世紀思想史、學界的核心問題。因此,本文對於冷戰時期,弗里德里希極權主義理論的介紹,首先讓中文界可以想到的是:這樣一個在思想史上,在二十世紀歷史上如此重要的,如此豐富的討論,在中文界卻幾乎沒有引起注意。為此,它在中文世界不相符的地位和現狀不僅是不應該的,而且這本身就是一個中文界思想史的典型的案例。所以,在筆者對於弗里德里希極權主義理論的介紹中,我認為第一個或許是最重要的疑問和啟示就是:這個起於七十年前,甚至可以說九十年前的討論,在早已經被捲入全球化的中文世界、中文學界,究竟為什麼沒有引起深受這個問題之害的中國社會及其知識界注意,是兩代人的無能還是思想方法出了問題?是文化及語言隔閡問題及還是政治社會問題?

這是一個要想準確理解、認識時下中文世界,所不能夠迴避的問題。

認識論、方法論是最根本的問題

任何思想及思想史問題都和當時的社會和政治問題分不開。而對於當代思想史問題,由於研究者自己就處於產生問題的社會及歷史現實當中,因此使得思想及學術問題和當代社會及政治問題更無法分開。但是,思想史和思想問題卻和現實政治的意識型態問題,也就是政治觀念問題不是一回事,對於理論思想的學術探討更不是政治宣傳。弗里德里希的極權主義理論的提出及討論給了我們一個極好的認識什麼是學術和思想研究,什麼是意識型態的案例。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