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員們所不知道的馬克思真相 (第515期2017/01/19)

?"
德國的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撰寫了共產黨綱領性文件《共產黨宣言》。毛澤東據此將其暴力思想進一步發展,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和痛苦。圖為英國倫敦海格特公墓的馬克思墳墓。(維基百科)

早年的馬克思是一名基督徒。在大學後期,馬克思加入撒旦教後,儼然已成為撒旦的代言人。

在中國,至今仍有人把「死後去見馬克思」當作光榮。殊不知馬克思曾將信奉其的無產階級視為「蠢蛋、惡棍及屁股」。

文 _ 周曉輝

在共產黨的歷史上,公認的五大導師是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史達林和毛澤東,有時簡稱為「馬恩斯列毛」。這五人中,德國的馬克思是馬克思主義創始人,和恩格斯共同撰寫了共產黨的綱領性文件《共產黨宣言》;恩格斯被視為「馬克思的親密戰友」。俄國的列寧、史達林和中共的毛澤東則繼承了馬恩學說,並將其暴力思想進一步發展,「共產主義幽靈」在蘇聯、中國等國大地上飄盪一百多年,給人類尤其是共產國家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和痛苦。

據不完全統計,共產主義至少戕害了上億人,其中包括八千萬中國人。蘇共的大清洗、烏克蘭大饑荒、波蘭卡廷慘案、古拉格、驅逐知識分子,東德的柏林圍牆槍殺,柬埔寨的大屠殺,中共的「三反、五反、鎮反」、「反右」、「大饑荒」、四清、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等,一件件,一樁樁,每一段歷史都充滿了血腥和暴力,而且這樣的罪惡迄今在中國未休。

這是一個怎樣的理論,讓所有信奉的國家都充滿了戾氣,讓所有這些國度裡的百姓飽受折磨,慘遭迫害,整日生活在恐懼中?與之相對的是信奉自由、民主的西方國家,類似的慘案卻少之又少。

顯然,披著「實現人間天堂」美麗外衣的共產主義理論一定是出了大問題,因為它帶給人類的根本不是什麼幸福的生活,而是切實的地獄。蘇聯、東歐等國家的人民拋棄共產黨,就是對充斥著暴力思想的共產主義理論的否定。世界的發展趨勢也證明了共產主義的衰落。

目前,只有中國、古巴、朝鮮、越南等幾個國家仍繼續高舉馬列大旗,繼續以此迷惑、控制、鎮壓國人。究其背後原因,並非是這些國家的共產黨現在有多麼相信馬列思想,而是這些國家的共產黨不願意放棄手中的權力,不願意與人民分享自由、民主等權利,亦有些人仍舊留戀那虛幻的理論。

而在中國,認為「馬恩列斯毛的想法還是好的,只是具體執行中出了問題」的還大有人在,因為他們不願相信自己為之投入了畢生信念的理論在根子上就存在問題——即便他們看到了蘇共、中共乃至東歐等各國共產黨的殘忍,甚至把「死後去見馬克思」當作光榮。殊不知馬克思曾將信奉其的無產階級視為「蠢蛋、惡棍及屁股」。

馬克思成為惡魔撒旦信徒

早年的馬克思是一名基督徒。大學畢業時,他的文憑中也註明他的宗教知識:「他的基督教理知識,是明晰且相當有根基的。而且,他對基督教會的歷史非常了解。」

不過,在大學後期,馬克思性格突然發生了轉變,他在一首詩中寫道「我渴望向上帝復仇」,還在另一首詩中寫道「夢想成為恐怖之王,毀滅整個世界」。沒有人知道,家境富裕,生活條件很好,並未遭受什麼磨難的馬克思的復仇、毀滅世界思想來自何方。從其大學後期的一些文章和詩歌推斷,馬克思奢縱的大學生活,使他對一切正教中的禁戒,感到束縛,渴求個性徹底解放,歐洲祕密流傳的撒旦教適應了這種渴求。


在大學後期,馬克思性格突然發生了轉變,在加入撒旦教後,宣稱「我要向上帝復仇」時,儼然已成為撒旦的代言人。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