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第524期2017/03/30)

?"
曾經是自由先鋒的《紐約時報》,已經落入共產圈套。圖為《紐約時報》記者張彥(Ian Johnson)的 著作《野草》的不同版本。(亞馬遜網路)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

無標題文件 共產主義的追隨者們在前蘇聯篡奪政權,是1922年,但奠定這個共產國家基礎的,是1917年的俄國二月和十月革命。到今天,100年過去了。共產政權百年之際,出現了許多反思共產主義對人類荼毒的文章。美國主流媒體如《紐約時報》也發表一系列有關共產主義的評論。但《紐約時報》中文版今年2月張彥的文章〈共產黨是如何引導中國走向成功的?〉,卻真正的讓人們跌破了眼鏡,感嘆紐時為何如此自相情願的走入了共產主義的圈套,發出了《人民日報》才能發出、中共大外宣計畫夢寐以求的聲音?

張彥是加拿大人,後來歸化成美國人,英文原名是Ian Denis Johnson,主要工作在中國和德國。他曾是《華爾街日報》駐北京的記者。2001年,張彥因報導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獲得當年的普利策獎(Pulitzer Prize)。2004年,張彥出版了他的《野草—當代中國的變化的三個故事》(Wild Grass)。筆者十幾年前寫的〈開高速公路鎖不鎖車門?〉一文中,還提及張彥(炎恩‧約翰遜)的這本書。張彥在德國研究穆斯林世界,報導伊斯蘭恐怖主義,於2009年再回中國。

令人遺憾的是,張彥的這篇文章中,許多觀點和例證都站不住腳、經不起推敲。張彥的標題,直稱中共引導了中國「走向成功」。人們不禁要問,張的「成功」定義是什麼?如果GDP數字有假呢?除了經濟,中國的傳統文化、國民的道德水平、人們的政治權利、自由權利、沒有污染的環境,難道不是衡量「成功」的標準嗎?還有,張是從什麼角度去評價「成功」的?如果從中國人民的角度看,中共特權階層、既得利益集團之外的人民都不會認同;但如果從中共的角度看,中共也許是相當「成功」的,因為中共即便在共產政權的鼻祖前蘇聯垮臺、東歐共產國家解體之後,居然還能支撐到如今……。

張彥所稱道的,是中共的幹部制度。他承認,在西方,政策是通過法律制定的,然後由公務員來執行。但在中國,「政策的實施取決於幹部。他們得到完成業績的明確指標和目標,然後被告知去做事情。」「政策轉變的方案是通過幹部制度來管理的,而不是通過制定法律。」如果張彥認為這也是中共管治的「成功」之處,這簡直是在侮辱中國人民的智慧,並認為中國人民不配享有一個完美的法治體系。人治在中國造成的災難,從毛澤東到江澤民,中國人民深惡痛絕;一個不需遵從法律、而任由貪官肆意橫行的社會,不是後共產黨時期中國人民的選擇。

張彥所引述的,中共制定長期政治目標,比如工業或技術現代化,把資源集中到優先領域,在發展初始階段「是一種長處」。這看起來是一種長處,但實際上是短處。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