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文革中駭人聽聞的性暴力 (第525期2017/04/06)

?"
1968年廣西文革發生「四二二」慘案,死亡人數高達10多萬,是中國最慘烈、血腥的地區。圖為抓捕民眾。(資料圖片)

中共文革是中華民族空前的大災難,廣西是迫害最慘烈、血腥的重災區,在廣西革命委員會的指使下,軍隊和武裝民兵屠殺了近6萬「四類分子」及其子女,甚至還出現了駭人聽聞的對女性戕害的多重性,性暴力和性侵犯集中迸發的暴行。

文 _ 宋永毅

稍微熟悉一點中共文革歷史的讀者大概都知道廣西是文革重災區。在廣西革命委員會主任韋國清的指使下,軍隊和武裝民兵屠殺了近6萬「四類分子」及其子女,使全省的「非正常死亡」數高達15萬,居全國之冠。甚至還出現相當規模的人吃人的風潮。

但是人們一般都不知道,作為大屠殺的自然衍生物,廣西出現了中國大陸和平時期從來沒有過的對女性的性暴力和性侵犯集中迸發的暴行。

據《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披露:在1967至1968年的大屠殺中,性暴力是一種遍及全省的現象。在整套檔案裡,完整的強姦、輪姦、性虐待,乃至以性暴力辱屍、毀屍的記載便有225個案例之多。

按民間調查,女性受害者的人數應當在千人以上。一時間,殺人姦妻、殺父姦女竟成為廣西某些農村地區的社會常態。這些惡性的性暴力案件有如下這些特點:其一,戕害的多重性;其二,前設性和預謀性;其三,殘虐性和變態性。

對受害女性戕害的多重性

這有兩重含義:一、對施害者來說,他們不僅劫色,還劫財甚至害命。一般說來,這種殺父姦女、殺夫姦妻的模式可以追溯到古代野蠻民族入侵中國時的暴行,在殺戮男性被征服者以後,便占據他們的妻女作為戰利品。二、對被害的女性來說,她們要承受的不僅是身體的被占有,更有永遠無法消除的精神創傷。


文革期間殺父姦女、殺夫姦妻,不僅劫色劫財甚至害命,對被害女性來說,輕則外逃重新嫁人,重則精神失常或自殺身亡。(AFP)

在上世紀80年代廣西的整個「處遺」工作中,因為中共不想向世人多暴露廣西文革慘絕人寰的醜聞和罪行,對施害者的審判和處理基本上是「寬大無邊」的。在數萬名和殺人有關的罪犯裡,只正式槍決了10人。

但就是在這僅有的10名死刑犯裡,只有3名是因強姦殺人罪被起訴的。他們是:李超文,原廣西容縣六美鄉(大隊)民兵營長;徐善富,貴縣大岑公社柳江大隊民兵營長;王德堂,原廣西凌雲縣武裝部政委,現役軍人,後任凌雲縣革命委員會主任。

對李超文和徐善富來講,共同點是在陷害和批鬥所謂「階級敵人」時,強姦被害者的遺屬數十人。而為了防止「階級敵人」告發,他們還進一步策劃殺人滅口,甚至滅門絕戶。有時,其甚至直接走向女性受害者,以「放水」(交給群眾暴力批鬥)為威脅,在女性受害者的極度驚恐之際達到肆意姦淫的目的。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