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俄國革命百年反思專輯《致命的列寧》 (第526期2017/04/13)

?"
《致命的列寧》一書

文、圖 _ 仲維光

從八月到十一月,可以說壓得我幾乎喘不過氣來,因為在寫作過程中又發現了很多新的文獻和問題,但是最終還是在十一月底完成了初稿,沒有耽誤他的成書。

這篇文章共分四部分,第一部分是為什麼重新反思俄國革命百年問題重要,而對於這個題目我為什麼會選擇介紹布拉赫教授的工作;第二部分是具體介紹布拉赫教授是誰,他在德國當代歷史及極權主義的思想領域的工作及貢獻;第三部分是布拉赫教授對於二十世紀,這一百年問題的研究,他為什麼稱這一百年為「極權主義的世紀」,以及在這一百年中,在各個不同的編年史歷史時期中,極權主義問題是如何顯現的。第四部分,介紹了我對於布拉赫教授的研究的看法,及在哪些方面他啟發了我繼續探究。

這篇文字可以說是我四十多年來對於共產黨問題的研究,最近三十年來對於極權主義研究的又一篇心血之作。我把這篇文字戲稱為,這是我在當代思想史武林中習武幾十年,在對共產黨社會清理階段最後練就的「九轉陰陽絕命槍」。這一槍直指共產黨極權主義及其知識菁英們的命門,防不勝防!而這個絕技,是我私淑德國極權主義研究大師布拉赫二十五年的直接結果。

對於布拉赫大師,在此我要特別強調說,這是一個證明中文知識界堪稱為「走眼的知識界」的一個典型案例。這位生於1922年,去年九月十九日去世的波恩大學的教授,被譽為戰後德國知識分子的大腦,為德國當代民主文化打下他的烙印,翻轉了德國歷史學和思想的學術傳統。但是這位著名知識分子,在中文學界中,到我寫這篇文字時居然是完全陌生的。這本身就是百年來中國知識界問題的一個非常嚴重的案例!

由於手中我還沒有這本書,還沒有讀過書中其他的文字,因此現在看到圖書上市的消息時,只能談對自己文章的看法。我要對有興趣的讀者說,凡是希望能夠思考百年來中國問題的讀者,思考共產黨問題,甚至德國問題的讀者,我的這篇文字,單只就布拉赫教授來說,我就以為非常、非常值得您來閱讀並且討論。這篇文字我不會上網,所以希望閱讀的,請您和貝嶺和孟浪負責的筆會聯繫,去買書。

我相信,這篇文章、這個文集一定還會讓您看到,思想和信念的產生及發展不會在名利的追逐中,而一定是在默默的、孤獨的閱讀中、思索中、積累中和勞作中……。
(待續) ◇


上一頁 1   2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