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利貸發放通常與黑社會催債同步而行,催債手段主要是威脅、羞辱、暴力,製造恐怖氣氛。(大紀元資料室)

大陸高利貸是暴利與暴力的結合體 (第526期2017/04/13)

近日媒體曝出的由高利貸催債引發的山東「辱母殺人案」、中共官員直接放高利貸等消息,引發民間熱議。

近日有分析認為,高利貸是暴利與暴力的結合體,在大陸橫行的背後原因涉及中共治下的各種經濟亂象,以及中共的黑幫本質。

文 _ 李默迪

大陸高利貸橫行

高利貸是指利息非常高的私人貸款。比如山東「辱母殺人案」中的母親,在2014年和2015年共向高利貸借債100萬元人民幣,月息10%,相當於年息213.84%。

近日,高利貸問題在大陸境內外媒體上持續發酵,經濟學者用「猖獗」來形容高利貸的情況,而高利貸發放者中不乏中共官員。

另外,高利貸發放通常與黑社會催債同步而行,催債手段主要是威脅、羞辱、暴力,製造恐怖氣氛,比如「辱母殺人案」中催債者把母親的頭摁進馬桶;去年大陸有高利貸發放者以拍裸照作為借款的條件、以公開裸照作為催債的手段。

現居英國的法學學者陸冉3月27日撰文分析,正是極權政權「孕育」了這種黑社會工具化的局面。大陸的經濟模式存在嚴重的不平等,同時高利貸有中共政府部門的支撐。

高利貸折射中共治下的經濟亂象

山東「辱母殺人案」中,被高利貸催債者拘禁羞辱的母親,經營一家汽車配件生產企業。該企業曾經連續三年無不良信用記錄,是「山東省信用良好的中小企業」之一,但是卻被迫借高利貸。

陸冉分析,這是大陸經濟現狀的縮影。一方面由於房地產行業在大陸經濟中占主導,致使實體經濟衰退。另一方面,在大陸的環境下,私營企業融資難度很大,很多資金緊張的私營企業被迫轉向高利貸融資。


學者指出,由於房地產行業在大陸經濟中占主導,致使實體經濟衰退在此環境下,私營企業融資難度很大,很多資金緊張的私營企業被迫轉向高利貸融資。(AFP)

據中共官方的數據顯示,2016年上半年國有企業貸款占銀行總貸款的46%;去年新增貸款中有45%是房地產貸款。

經濟學者葉檀2月28日也撰文表示,大陸銀行業並不重視實體企業的貸款,而且,在是否能得到銀行貸款的問題上,因企業不同而異,產能過剩行業的企業能得到貸款,但是「辱母殺人案」中的私企卻得不到。

經濟界普遍認為,中共控制的國有企業,甚至是產能過剩導致的殭屍國企,都有很多「特權」,包括從銀行獲得低息貸款和獲得政府補貼優惠,而私營企業在中共政權下則受到不公平對待。

經濟學家喬治.瑪格納斯(George Magnus)曾表示,大陸很多民營企業面臨信貸緊張,而國有企業獲得了較多貸款優惠。英國《金融時報》3月2日發表社評說,大陸的國有企業受到中共各級黨委的政治庇護。

有中共「保護」 暴利與暴力盛行

葉檀在文章中還談到,高利貸通常與暴力相連,追債人的手段幾乎無底線,這也投射出大陸的社會底線,黑社會有組織地在大陸橫行。

山東「辱母殺人案」中,討債團伙頭目吳學占在名義上經營泰和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同時招攬閒雜人員從事高利貸和討債業務,而其公司的地址就在冠縣東古城鎮政府駐地。

陸冉表示,高利貸發放者通常與中共地方政府、公檢法等部門有利益往來,導致其不受監督,形成潛規則。

比如,山東「辱母殺人案」中的母親被高利貸追債者拘禁侮辱,兒子護母報警後,警察卻視而不見,這不單是個別人的失職問題,而是整體社會的問題。

另據大陸媒體2月26日報導,還有中共官員將貪腐所得用於放高利貸。比如,廣東惠東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鍾啟章發放的高利貸利滾利高達數億,溫州龍灣區民政局副局長池秀媚發放高利貸3億多,雲南省曲靖市委原副書記李雲忠用受賄之財發放高利貸。

安徽省檢察院前檢查官沈良慶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表示,發放高利貸者通常有黑社會背景或中共官方背景,依靠這些背景收錢,而黑社會也有中共警方的保護。

旅居海外的學者鄭義撰文表示,中共建黨之初就與黑幫人物互相利用,中共統治下官匪一家。臺灣學者張執中曾表示,大陸黑幫猖獗,有些中共官員本身就是黑社會老大,黑白兩道通吃。◇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b5/528/17737.htm(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