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華裔女賭徒的終極好運 (第533期2017/06/01)

?"
每一輛賭巴上,都滿載著賭徒和家人們的辛酸和淚水。(大紀元資料室)

紐約法拉盛華裔居民陳靜,總是執拗地相信運氣,哪怕手氣不好也不服輸,每天總幻想著去賭場把錢贏回來,最終輸掉了近20萬美金的買房錢。

好在,因為她富有善念的一舉,幸運之神最終眷顧了她,讓她成功戒賭,過上了正常的生活。

文 _ 施萍

紐約法拉盛華裔居民陳靜,2001年時住在紐約市布碌崙67街820號的一層一個房間裡,那只是她暫時的歇腳之地,她出國時帶來好幾萬美元,想買套房子。

她一般早晨8時多出門,門前有一個公園,裡面總有幾個人在煉氣功。在一些無聊的休息日,她還進去搭訕過。

來到67街上,她先向左拐,然後沿著八大道朝北走。在66街上有一個修車行,她每天路過,都和那個老闆打招呼。

「Morning! How are you doing?」那個白人大聲回答,笑咪咪地打量著她走過去。

37歲的陳靜1米6多的個頭兒,身材挺拔。圓圓的臉龐,一雙丹鳳眼裡似乎總帶著一絲微慍,當她把薄薄的嘴唇習慣性地抿起的時候,更顯得有些高傲,似乎她對什麼事情都不屑一顧。

這是她過去20來年的職業生涯養成的表情。陳靜的父母是廣東一個特區城市的高官,出國前,她也在那裡的政府實權部門工作,每天面對的都是求她辦事的人,讓她不擺點譜都不行。

她沿著八大道走到57街,走進一家餅店買了個葡式蛋塔和一杯奶茶,坐下來吃她的早餐。她摸了摸隨身的手袋,那裡有2000多美元。

嗜賭如命 賭巴工作勾賭癮

陳靜愛賭的毛病已經有幾十年了。80年代國內沒幾個人賭的時候,她就和同事出去玩麻將了。就是因為這個,丈夫一個巴掌把她打回娘家,在女兒不大的時候就和她離婚了。

世界上似乎沒有什麼能阻擋賭博給她帶來的樂趣。到美國之後,一開始,她想好好學英語,幹出一番事業來。但是到賭場認了門以後,她就一路贏錢,幾個月就贏了一萬多,把她的賭癮又勾了起來。

贏了錢,她和好朋友大吃了一頓,又花800美元給媽媽買了套首飾,然後把錢藏在一個不鏽鋼的杯子裡,告訴自己:「再也不賭了,見好就收。」可過一會兒又想:「賭場的錢這麼好掙,還幹什麼工作?」

恰巧她老去玩兒的那家賭場招巴士售票員,問她幹不幹,她爽快地答應了。「這是工作,不是賭錢。」她自欺欺人地想。

吃完早飯,陳靜走出餅店。不遠處就是她的工作場所——賭巴車站。賣了幾十張票,上午十時的時候,白色的賭場大巴來了。她帶客人們上了車,開往康州金神賭場。

輸到只剩2美元

和很多中國賭徒一樣,陳靜最喜歡玩的就是「百家樂」(Baccarat)。這是一種很簡單的賭博,就是兩個對手,一個「莊家」(banker)對一個「閒家」(player),發牌員發給幾張牌之後,看誰的點大誰就贏。

賭巴從布碌崙開了有2個多小時,到了賭場。陳靜先用自己的積分卡占領一個賭檯的1號桌,然後就領著客人去辦手續。接著就回來賭「百家樂」。

陳靜先拿出幾百塊錢換了籌碼,幾十塊幾十塊地押在「莊家」上面。但是她碰上了「長閒」牌,就是連著幾次都是「閒家」贏。

但是她像以往一樣,心中一種不服氣的勁兒讓她「莊家」越輸越壓,她總不相信自己的運氣差,總想著翻盤的時候。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