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宗旨,包括北京律師黃漢中、湖南律師文東海,越來越多大陸律師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控告司法機關違法對待法輪功。(新紀元合成圖)

為法輪功無罪辯護 大陸律師控告司法機關違法 (第534期2017/06/08)

近年來,越來越多維權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並進一步控告司法機關違法對待法輪功。

黃漢中律師狀告司法機關玩忽職守。他指出,法輪功受迫害情況仍然存在,如今站出來維護法輪功的律師越來越多。

文 _ 駱亞

近年來,大陸維權律師不僅為法輪功學員在法庭上做無罪辯護,更在開庭前和庭審後運用法律手段控告違法或枉判的司法機關人員。

律師黃漢中狀告天津南開二官員

2017年5月22日,北京來碩律師事務所律師黃漢中針對代理的法輪功案,向上一級司法機關狀告天津市南開區檢察院的付鵬飛和天津南開區法院的戴舒燕,控告他們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犯罪,請求立案調查。

據黃漢中律師向《大紀元》介紹,他代理的法輪功學員趙樹霞的案件,「2016年9月1日就移送檢察院了,按法律規定,該案應該在兩個月內審結。但一直拖到2017年2月7日上午開庭。」


2017年5月22日,北京律師黃漢中針對代理的法輪功學員趙樹霞(圖)案件,狀告天津南開區檢察院的付鵬飛和法院的戴舒燕玩忽職守,請求立案調查。(明慧網)

一開庭律師就提出,根據兩高的司法解釋很明確趙樹霞不構成犯罪,法庭當即決定休庭延後審理。其後,律師書面提交了〈趙樹霞不構成犯罪,應當依法宣告無罪予以釋放的律師意見〉。

黃漢中表示,此案開庭時已超期,現在又過去三個多月了,「按規定,你不能按期審結,你就應該放人。我們提出了,他也沒有一個正式的回應。所以我們就告他超期羈押,那法官和檢察官在這種情況下就構成濫用職權、玩忽職守。」

黃漢中還表示,根據過去的經驗,很多問題到開庭的時候提出來,往往得不到充分的關注和回應。實際上司法機關非常漠視程式法的規定,並且大陸法庭開庭時間比較短。因此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律師嘗試在開庭之前就將違法部分提出來,希望能在審查起訴時,讓他們對這個問題高度重視,完全合法提出,使得辯護有效手段得以延伸。

遼寧鞍山、黑龍江七台河非法庭審

黃漢中代理另一起優秀教師孫敏的信仰案,也在2017年的4月7日對遼寧省鞍山市立山區法院審判員王藝涵提出控告,指其涉嫌觸犯《刑法》第397條,構成濫用職權犯罪,請求立案調查。

當時王藝涵致電黃漢中,誆騙稱討論孫敏案開庭事宜,當律師與當事人會面時,法院強行在看守所的提訊室對孫敏進行開庭。公訴人開始向孫敏發問,孫敏拒絕回答。律師指出這樣的庭審是違法的,沒有家屬和其他的人旁聽,違反了法庭公開審理的原則。

並且法院沒有在開庭前三天向孫敏送達開庭傳票,已經嚴重違反《刑事訴訟法》規定。孫敏同時告知此前本案兩次開庭,法院也沒有向她送達開庭傳票,因此她拒絕出庭應訊。律師要求摘除孫敏的刑具也被拒絕,律師認為嚴重侵害了被告人在法庭應當享有的人格尊嚴。

據近年來明慧網上的資料顯示,越來越多的維權律師不但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而且通過各種管道捍衛法輪功學員的基本人權,在開庭前或枉法判決後提出控告,希望讓違法者付出代價。

2017年3月27日下午,黑龍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區法院在沒有律師到庭辯護、沒有親朋好友、沒有旁聽民眾監督的情況下,在七台河市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李葆華採取封閉式強制性黑審,這是桃山區法院在法輪功學員張桂榮後的第二次非法黑庭審理法輪功學員。整個非法庭審過程不超過十分鐘。


2017年3月27日,黑龍江七台河市桃山區法院在沒有律師到庭辯護、沒有親朋好友、沒有旁聽民眾監督的情況下,在七台河市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李葆華(圖)採取封閉式強制性黑審。(明慧網)

2017年4月27日,距離李葆華被非法黑庭審後僅一個月的時間,李葆華的辯護律師接到了桃山法院誣判李葆華三年六個月,處罰金3000元的一審判決書。隨後家屬、律師、當事人李葆華,三方都在控告法院違法黑庭審李葆華的事件,把控告信郵寄到相關部門。

律師文東海控告雲南玉溪法院

湖南維權律師文東海在雲南省玉溪市峨山縣法院辦理法輪功學員李瓊珍案,於2017年2月13日提出控告說:「峨山縣法院和峨山縣檢察院相關責任人,完全無視國法,肆意破壞法律實施,且情節極其嚴重,造成極壞的社會影響,也敗壞了國家司法機關的形象,請求有關部門對相關責任人的違法犯罪行為進行查處,並對峨山縣法院和檢察院進行依法辦案教育、法律素養培訓和整頓!」

控告書中披露,此案法官威脅當事人李瓊珍在法庭上不准提法輪功的事情,不准做無罪辯護。並找家屬來做當事人的工作,詆毀律師,恐嚇他們說現任辯護律師來歷不明,在法庭上不會起積極作用,只會起反作用。還威脅家屬當事人辭掉律師。

更多律師站出來維護真正的法律


雖然鐵幕未開,迫害仍存在,但是大陸維權律師越來越多,這是大勢所趨。圖為2015年10月9日香港律師和活動人士呼籲釋放709案被抓律師。(AFP)

2016年11月1日下午,河北省懷安縣法輪功學員楊鳳燕的家屬所聘請的律師分別向縣檢察院和信訪辦負責人投遞控告材料,同時用快遞的方式向其他相關八個單位投遞了控告材料,控告他們侵犯了律師的辯護權和楊鳳燕請律師的權利。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王永青2016年3月9日遭綁架、構陷。11月10日長春市高新區法院在沒通知律師到場的情況下對王永青非法開庭,整個庭審過程就是一場醜劇鬧劇。王永青的律師在非法開庭後就給高檢寄去控告高新區法院法官董強的控告信。

黃漢中律師介紹,「不管是709案還是其他信仰維權案,參與的律師越來越多,一些很優秀的律師在辯護技巧、辯護思路上出現非常活躍的情況。雖然鐵幕並沒有完全打開,迫害仍然存在,但是站起來的律師越來越多,這是大勢所趨,沒有人能改變,也沒有任何勢力能改變。維權律師從幾個人到幾十個人到現在幾百人。」

原山東濰坊學院副教授劉因全向《大紀元》記者分析,「法輪功群體是以『真、善、忍』為宗旨、為追求目標的這樣一群人。而『真、善、忍』是人類追求的真理,如果大家都這樣做,整個世界就和平了,整個國家就穩定安寧,整個社會就和諧。法輪功群體對國家、社會、人類發展都是非常有好處的。」

他強調現在是律師群體覺醒了,中共這種枉法的做法已經引起人們普遍的不滿,包括律師團隊、普通幹部、普通群眾。◇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b5/536/17950.htm(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