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代青銅禮器獸面紋鼎,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中國古代青銅鑄造技藝的祕密 (第534期2017/06/08)

上古冶金既富含精神寓意,千錘百鍊;又是一門嚴謹的工藝,要原料配比合理,才能鑄造出所需的器物。青銅器留下永恆的美,也留下很多讓現代人探知不盡的奧祕。

文 _ 皇甫容

數千年以前,中華先賢以其精巧的技藝、開闊的認知,將智慧和藝術完美地融合在青銅上。中國古代高超的冶金工藝,在神州大地熔鑄出別具風韻的光輝藝術。山水流轉,年華飛逝,而青銅藝術呈現的豐富造型和鑄像,歷經風雨朝代變更,定格歷史瞬間,留下精彩永恆。

煉金傳說

上古時期,共工氏頭撞不周天,導致擎天巨柱折斷,地維也被扯斷,天向西北傾斜,女媧採煉紅黃藍白黑五色石,將其在熊熊烈火中燒煉後,修補塌陷的天空(《列子》)。古典小說《紅樓夢》中的賈寶玉,出生時攜帶一枚通靈寶玉,就是女媧煉石補天所剩的一塊。

黃帝向廣成子問道後,回到縉雲堂修煉。在大眾的印象中,一提修煉就是剃度出家,進山進廟,其實古代的修道有非常廣泛的形式。譬如,黃帝在修煉的同時,也以德治理國家。他以九德立官,以孝、慈、文、信、言、忠、恭、勇、義教化百姓。黃帝又以六禁約束官員,使他們輔助理政的同時,能夠清廉節儉、修心養性。

黃帝採首山之銅,在荊山腳下鑄造大鼎。鑄鼎告成後,一條祥龍自天而降,迎接黃帝飛升(《史記》)。大禹王治水後,收九州之金,鑄造九尊巨鼎。因鼎上鐫刻魑魅魍魎圖形,採陽法陰數雄鎮九州。從此,鼎被視為旌功記績的禮器,也被視為立國之重器。

漢武帝「因得鼎汾水之上」,將年號改為「元鼎」。古代帝王將鼎視為通天之神物、鎮邪之寶器。傳說雖為久遠,但其內涵不容小覷。上古冶金既富含精神寓意,千錘百鍊;又是一門嚴謹的工藝,要原料配比合理,才能鑄造出所需的器物。

青銅鑄造工藝

「金」在古代是指廣義的金,泛指金屬。冶金技術,涉及到礦冶,包括對礦石的開採和冶煉,從礦石中提煉金屬;融化金屬、加工鑄造等多種技能。

「史前金屬七雄」主要是金、銀、銅、鐵、錫、鉛、汞,其中最重要是銅和銅合金。銅合金按照加入元素的不同,分為紫銅、黃銅、白銅和青銅。

中國古代使用的青銅根據合金的成分不同,可分為錫青銅、鉛青銅、鋁青銅、鈹青銅等等。青銅器的產生,整體程序首先需要對各種金屬成分有一定的掌握和了解,然後進行勘測、採礦、冶煉,得到一定純度的金屬後,才會進行熔鑄以及各類合金加工,涉及到整套系統的化學知識。

地下採礦涉及到採掘工具、運輸、礦井支護技術以及通風設施。而金屬冶煉需要承受高溫的熔爐、對金屬原料合理的配比等技術。熔爐的設計、金屬的純度又是一整套系統的工藝。

古代金屬的成型方式,最主要是鑄造。將金屬融化以後,澆入事先做好的模型,待金屬凝固後脫模,就會得到所需的器物。從現有出土的青銅器物來看,無論規模大小,各式造型都非常的豐富。

青銅製造的奧祕

青銅器留下永恆的美,也留下很多讓現代人探知不盡的奧祕。它們的存在,顛覆著今人的認知:「愚昧無知」的先民,怎麼能製造出這麼精美的藝術?

《周禮.考工記》中記載「六齊」規律,就是古人對合金成分配比的經驗總結。除了配比,還需要知道金屬內部的晶體結構,即金屬中各類原子、分子的空間排列方式。不同的排列方式會產生不同的金屬,會出現軟度、硬度上的差別,譬如金、銀、銅、鐵等。

而金屬元素周期律出現的過程令人匪夷所思。英國金斯頓大學哲學兼科學教授保羅.史查森(Paul Strathern)著作的《門得列夫之夢》(Mendeleyev’s Dream:The Quest for the Elements),談到整個化學從煉金術演變的歷史過程。他再次談到科學界一個眾所周知的夢,就是俄羅斯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門得列夫的神奇之夢。

門得列夫在夢裡看到一張表,不同的金屬元素紛紛落在相對應的方格裡。醒來後,他迅速記下表格的設計理念:元素的性質會隨著原子序數的遞增呈現有規律的變化。門得列夫列出的周期表,成為日後化學研究的指南圖。這就是舉世聞名的化學王國「憲法」——元素周期律。

現代人要想看到金屬中原子的排列方式,要使用電子顯微鏡放大到100至2000倍,甚至是幾十萬倍才能觀察到金屬內部的精細組織。金屬的內部晶粒越小,其強度和塑性也就越好。

而古人是如何看到的呢?現代科學公認的六大特異功能是:特異致動(Psychokinesis)、人體非眼圖像識別、遙視、透視、預測、心靈感測等。而後五種都被稱為特異感知Extra-Sensory Perception(ESP)。這些功能的真實性已被很多科學研究、實驗所證實。

那麼古代文獻記載的,修煉有素的人會出現神通功能就不是迷信,也同樣是科學。古代修道人採藥煉丹,對各種金屬的認知,對金屬內部成分的透視,完全有可能是他們通過自身的功能來了解。◇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b5/536/17963.htm(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