嘯聚叢林 膜拜等級 獸化幫規 (第534期2017/06/08)

?"
(Getty Images)

文_ 九天劍

無標題文件

寫這個主題,也是因為「有幸」身居黨國體制內幾十年的頗多積累。當下身處自由社會,回想曾經親歷種種黨產怪胎,仍難抑厭惡之生理反應。

而我們,你們,他們,這些曾經或仍在魔黨邪教治下的中國人,幾乎人人都由看不慣到看習慣,再到無可奈何,直到有一天,終於完成「久居鮑肆,不聞其臭」的嗅覺轉換過程。現在想想,這種人類天性的變異,真的好可怕。

也就難怪馬大留學生楊姑娘舒平,不過說了幾句美國好空氣,好自由的真心話,便被網紅,遭吸不上好空氣的可憐孩兒們、按黨宣旨意自由罵人了。最可憐的是,他們奉旨罵人,已不會好好說話,並不覺得自己可憐。

就像《動向》雜誌楊光先生的文題〈中國人最沒有資格嘲笑北朝鮮〉。我看這個世界上,美國人、日本人、俄國人、緬甸人甚至西非馬達加斯加人都有資格,唯獨中國人沒資格嘲笑北韓。因為,他們是我們的鏡子,過去是,現在還是。嘲笑北韓,就是嘲笑自己。

有人會說,嘯聚叢林,那是共黨當年做匪,可現在它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國的執政黨、全球經濟老二啊。多少同胞正是被此迷眼!於是便看不到:匪就是匪,把全球最頂級的面霜扣臉上,它也畫不出個紳士妝。一瞪眼一呲牙,還是匪相!

從舉著梭鏢菜刀喊殺、到買來二手航母,幾十年翻了N次方跟頭,匪首的窯洞大襖換上毛料人民裝,數變質沒變,還是那個叢林黨的思路,以為執政不用大腦只用小腦,大腦只是用來拍的,小腦勤灌水就好使。灌滿了也沒路,不有機關槍、開花彈代替梭鏢菜刀麼。上一次危機的時候用過,那是28年前了哦,對了,還獲得一個被全世界罵翻的榮譽:六四屠城。

我要說的匪黨另一個業績,是其異常膜拜等級。在永遠面臨垮臺的危機下,強化組織,嚴苛等級,是幫派存活保障。表面看,它比世界上任何政黨都崇尚抱團取暖,實際上,不過是一種深入骨髓的解體恐懼。

在下從前有幸(我還是說「有幸」)在黨國某最高機關混過若干年。耳聞目睹親歷了該幫會森嚴的等級。那會兒年輕不諳黨情,因自己選擇女友未合本單位黨的意識型態慘被打壓,一時氣盛,無意中竟發展到對抗至高無上的黨委。

本以為我不過是談個女朋友,貌若天仙還是歪瓜裂棗,干黨屁事。誰想黨不這樣想,挑戰權威這還了得!哇,一時間處長、局長、黨委書記輪番談話,批評威脅,上報組織部長批示,再層層下傳三幾級領導,又一輪談話,家訪,寫檢查,威脅開除……。

直到本人身心俱疲,只得綏靖了一下,表示接受黨的「關懷」,實際則是不得已向地下黨看齊,由公開活動轉入隱蔽戰線,變剛性對抗為悶頭吃瓜,此事才偃旗息鼓。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