嘯聚叢林 膜拜等級 獸化幫規 (第534期2017/06/08)

?"
(Getty Images)

文_ 九天劍

面對造成的轟動效應和指指點點,本人也繼續假清高,行不更衣,坐不斜視,低調和同事們打哈哈。

現在想來,還是嚴密的等級和幫規僥倖「蔭澤」了我:在下是正式在編的國家幹部,不是臨時工,說開除就開除,不符合政治正確的黨規;各級領導再狠,也不好意思拿不上檯面的癡男怨女問題問責,誰不知道他們幾乎個個都是有眼兒的蘋果。

事情不了了之,但那些上下其手挖隱私、特別是依規運行的黨幹眾生相,啟動了我的思辯細胞。灑眼一望,這個奇葩黨國之所以如此朽氣薰天,不能不說與這種等級至上,層層制約、虐殺活性的環境相關。

自打共黨奪了政權,就開始論功行賞,封官分肥。黨系太反胃,不表。論行政級別,那時還不知何為公務員,只是毛領著一群忠誠大吏,開個會,就排出了座次:幹部官分23等,最低23級(軍隊排級),最高1級(國家主要領導)。

其中最要緊的一條紅線,猶如南北韓三八線:13 級「高幹」線。在中共效法蘇式「供給制」時,高幹被戲稱為「肉蛋幹部」,特別是「三年大饑荒」,黨國不管餓死幾千萬P民,我敢斷言,13級以上高幹及其家屬,全國沒餓斃一位。

你想啊,農民樹皮扒光,草根吃絕,高幹們卻糧油充足,每月二斤豬肉、二斤雞蛋照供不誤,餓死一個,天理難容。13級以下的「糖豆幹部」也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吧。這就是最早的「特供」。

當然,特供遠不止這些。物質上涵蓋了衣食住行。單說車吧。本人曾供職的單位設有車隊,那時私家車還不普遍,看病、接人、出遊用車一律高幹優先且免費,是為「待遇」。費用打入每年「國撥預算」。

房呢,正副處級至正副部級,房子從兩室50到200平方米,嚴格定位,不可逾越。

加上大幹部可以有公派保姆、警衛員、祕書,看病開刀公費全報,住高幹病房,吃進口藥,死了還能進八寶山公墓(夠級別喪葬報銷,還有一次性撫恤金)。

這還不是最要緊的。那個「政治待遇」更是重中之重。哪個升職離職處分雙規了,黨委、組織部必下發紅頭文件。再遇其人,或臉放油光、躊躇滿志,或蔫頭耷腦、溜邊而走。在下差一點淪為後者。

特別體現在開會座次和看檔級別上。某官能為自己被誤排順位怒吼祕書飯桶,某長能因沒及時看到黨媒內參而咆哮會場。因而習王打虎以來,座次、露臉也就成為某虎政治生命是否終結的風向標。

21世紀人可能會說:這個不當吃不當喝的勞什子「生命」有什麼呀?嘿,這「政治生命」可太有什麼了!為什麼很多靚女不嫁百萬富翁,卻青睞看似窮嗖嗖的公務員?在匪偽趙國,公務員就是錢,就是官,就是房。級別一層層長,幸福一波波來。

這個奇葩國的制度結構設計,就是以公務員——官員為先的。不了解這個,就在黨國白活了。當然,小的們也別玩過了,如今到老王那兒報到的,也多是公務員。

最後說說幫規。公允的說,世界各國政體不管什麼屬性,為保證運轉,也都有管理結構和人員崗位,當然也有行業範圍和層級高低,但相應的是科學設置、責任對應,加上嚴格的准入錄用。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