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紅禍——難兄難妹 (第534期2017/06/08)

?"
(Pixabay.com)

文_ 徐沛

無標題文件

1917年,列寧用暴力與謊言在俄國篡奪二月革命果實,從此造成持續一百年的共產難民潮。2017年,我在異國他鄉享受自由的同時樂於支援大陸民眾推倒紅牆,獲得人權。

身為文人,我致力於探求真相,還原歷史,希望自己上下求索的心得體會有助讀者反思來路,獲得真知。

紅禍

毛澤東在史達林的支持下顛覆中華民國,開創馬列紅朝後,殺人如麻。毛甚至親自挑動青少年,製造紅色恐怖來打倒「毛澤東思想」的提出者劉少奇等同志。在毛的教唆下,花季少女活活打死自己老師甚至校長的惡行在北京發生,史無前例的罪行肆虐中華大地。其時我還是不足兩月的女嬰,在接下來的「十年浩劫」中,我也被迫「憶苦思甜」、「批林批孔」與「學工學農」。

每個1949年後入學的淪陷區居民都被灌輸紅色毒物,所以,遇羅克(1943-1970)等在「文革」中挺身造反,遭到中共槍斃的草根,因身陷「毛」坑,難以看破紅色謊言(也即奧威爾所說的新語言),倒是出自特權階層的《571工程紀要》指出共產黨「把中國的國家機器變成一種互相殘殺的絞肉機」。

1978年,28歲的魏京生在北京西單的一面牆上貼出〈第五個現代化:民主及其他〉。這篇檄文敢於公開挑戰共產暴政,但使用的還是赤化中文比如「解放後」,並宣稱「我們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我們不要做獨裁統治者擴張野心的現代化工具」。魏先生顯然從小就被從巴黎經莫斯科傳到中國的紅歌之首《國際歌》侵蝕。其實,誰也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只能聽天由命,魏先生的使命就是提醒世人當心鄧小平並指出中國必須民主化。

1979年,當以魏京生為代表的文革一代被鄧小平以莫須有的罪名投入紅牢時,我正在考高中。1989年,當天安門屠殺發生時,我已留學德國,從此身為改革一代的我便開始見證共產黨給中國人造成的紅禍。

30後的代表作

「十年浩劫」對改革一代意味著只有紅歌可唱,因此2005年我曾發表《白毛女與娘子軍》。而《紅燈記》裡的李鐵梅唱段「我家的表叔數不清」在我口中則變成:我國的難民數不清! 從六四屠城起,我在西方結識的中國難民真的數不清,其中一位曾來信表示:「您鳥銜一草,我蟻負一粒,堪稱反共偉業路上的難兄難妹」。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