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的善和寶島的統獨之憂 (第534期2017/06/08)

?"
臺灣的善和寶島的統獨之辯, 值得一書。圖 為國家漢學研究中心所在地的國家中央圖書 館內部, 左手可見客座研究人員使用的小間 (WordPres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

但善顯然是跨國界,跨文化,也跨種族和膚色的。在國父紀念館、臺北101、故宮博物院,到處能看到法輪大法修煉者在告訴人們真相,這在大陸是看不見的,也讓中國遊客震撼。臺灣信仰自由,隨處可見佛堂、寺廟、崇拜場所和虔誠的人群,人們不難推斷,社會的善,是源於對神佛的信仰;是正信和正念,才維持了人的善念。

臺灣的善,不分膚色、年齡、和族裔。參觀國父紀念館,看到描述臺灣人口組成的展板,其中「原住民」占2%,「閩南」占68%,「客家」占15%,「外省」占13%,「新住民」占2%。問義工從大陸去美國的華人申請在臺定居,還算「外省」人嗎?她說不會,該算「新住民」。問「閩南」、「客家」和「外省」人通婚(據說很普遍),其子女算什麼?她回答不出。又問如果蔣介石從大陸帶去的人(外省人)裡,也有閩南人、客家人,又該怎麼算?是不是分類不是非常嚴格?她答不上來,找來她的上司,一個非常和藹的義工,他也答不出來,但我們愉快的交流了一個小時。

作為炎黃子孫,我們知道合久分久、分分合合的道理,人間的事,不過就那麼一點戲。作為美籍華人,筆者沒觀點,社會保持良善,有自由、幸福、安寧的生活,是最重要的。兩岸政黨的目標、政治的宣傳,黨派的對立,和統獨的對立,其實都不重要。跟臺灣民眾閒聊,發現很多人已經超越黨派、超越統獨,非常超然。人們都說,平常過日子沒人想這些,都是競選時才挑起來的話題。

說到臺獨,筆者碰到一個頂級人物。來臺的飛機上,鄰座是FAPA(臺灣人公共事務會)的副主席。FAPA是總部位於華盛頓、尋求臺灣獨立的非政府組織。和他聊了許久,因為一直關注世界各地的「獨立」運動,從北愛爾蘭的獨立,到巴勒斯坦、西班牙的巴斯、庫德人建國、猶太人建國、魁北克獨立、美國德州甚至加州的分拆和獨立,都很關注。加州獨立和分拆是有人建議把加州變成獨立的國家或拆成六個州。美國白人至上主義者還主張在美國西北的俄勒岡、華盛頓州一帶,成立白人的國家。

末世中人們道德壞了,思路也亂了。一個更普遍的問題是,誰可以決定一個新國家的產生和疆界的設定?誰有這個權力?是應該由加州人做決定,還是由美國人做決定?紐約法拉盛華人密度高,中餐館林立。世界上人口最少的國家,不算5百人的梵蒂岡,人口10萬以下的有20來個。如果10萬華人定居法拉盛,皇后區成為華人社區,我們是否可以自決公投,成立美國的國中之國,一個華人國家,叫「中華法拉盛國」?我還問了一個假設的問題:如果中國跟美國、臺灣一樣,沒有共產黨,自由平等,非常富裕,比美國還富;到那時臺灣民意會繼續要求獨立嗎?他認真的想了想,誠懇的說,那可能就不會了。

副主席說他也信神,我說太好了,我們有類似的信仰。統與獨,應該不是人定的,神才是最後主宰,他點頭稱是。臺灣有這麼多的善,如果臺灣上下一起努力,讓臺灣的善發亮,讓臺灣的善震動神的世界,讓臺灣的善延伸到大陸,懼怕良善、假惡暴的中共就會無處遁形。誠然,中共導彈還瞄著臺灣,但臺灣如果延續蔣公的「以德報怨」,使真誠和善良回到大陸,中國就會成為沒有共產黨的社會,臺灣也就安全了、有希望了;臺灣的統獨之爭、之辯、之憂,就會消失於無形。◇

上一頁 1   2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