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俄国革命百年反思专辑《致命的列宁》 (第526期2017/04/13)

?"
《致命的列宁》一书

文、图 _ 仲维光

无标题文件

这应该是毛遂自荐吧,因为这本书刊载了我的一篇最新的长文,〈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大约六万五千字。因此在图书上市的时候,我也来推荐一下。


布拉赫教授


为这本书撰稿完全是基于我与孟浪的友谊交往,而这又几乎可以完全归因于贝岭。

我和这本书的主编孟浪的关系要追索到九十年代初期,要追溯到我们共同的思想和政治「倾向」。此中居间使我们认识的人就是贝岭。具体说来是,从二十多年前贝岭创办《倾向》杂志,到2001年创立独立中文笔会,他及孟浪就和我建立了紧密的友谊与合作关系。这尤其是那个独立中文笔会。因为《倾向》的创刊我只是在贝岭创刊后作为约稿的对象而认识他们的。而独立中文笔会则是从贝岭有创会想法开始,就来找我和我太太还学文商量。我们立即告诉他,一定要办,办起来就肯定把那个让人们想起来就脸红的、专制的御用机构「中国作家协会」挤出国际笔会,而这就是最大的胜利。此外无论什么事情发生就都无所谓了。

其后发展果然如此。但是有所料而又未曾所料的是:这个本来是作家和知识分子的松散的组织,最后由于受到美国的基金会的资助而迅速变成了民运组织、利益团体,并且发生了余王排郭事件。这样的是非问题,我们当然也就为此远离它而去。但是和孟浪和贝岭的友谊及合作一直保持。

为此,2016年八月,孟浪兄来信说要出版一个「十月革命百年的反思」专辑,希望我能够如当初支持《倾向》那样,提供一篇有分量的文字,我立即答应,此中原因当然完全是基于我们多年来的友谊,基于他和贝岭是依然坚持集中在文字、文学和思想上的努力少有的几个人。即如当年对贝岭的《倾向》及创办独立中文笔会的努力的支持,我对孟浪说,我一定会鼎力支持。一定要让你这本书能在风雨飘摇的岁月的路上留下痕迹。

为了孟浪的这本书,我把原来准备年底完成的,〈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提前到一六年秋天完成。

1   2   下一页


新纪元PDF 版订阅(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