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揭文革秦城内幕 近30中共高官死亡 (第530期2017/05/11)

?"
曾任毛泽东祕书的李锐「文革」期间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如图)关单监长达八年。(AFP)

曾任毛泽东祕书的李锐于「文革」期间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关单监长达八年。他透露了鲜为人知的内幕:原来这座监狱是关国民党战犯的,结果「文革」期间就关押了几百号共产党内党外人士,高层干部有一半多,死在里面的近30人。

文 _ 谢天奇

原中共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曾任毛泽东祕书的李锐于「文革」期间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关单监长达八年。

2017年4月10日,李锐101岁(虚岁)庆生宴在北京举办,前来贺寿的有原《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94岁高龄的杜导正与赵紫阳政治祕书、84岁高龄的鲍彤。参加了生日聚会的大陆媒体人苏小玲4月27日在《纽约时报》撰文披露了聚会的一些细节。

苏小玲说,在宴席上,李锐简单回忆了自己一生历程,其中提到「文革」中的遭遇。1959年的庐山,原本是要对「大跃进」运动进行纠错,结果彭德怀的一封致毛泽东的言辞激烈但不乏诚恳的批评信,最终引发了中共党内政治的一场大地震。本来被毛特别重视的李锐也瞬间成为「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发生了命运的大逆转,被送到北大荒「劳动改造」。之后又因被要求配合调查毛的祕书田家英案,在一封给周恩来的信中批评了陈伯达而被后者得知,直接从北大荒农场投进了北京冰冷的秦城监狱。

关于秦城,李锐还透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原来这座监狱是关国民党战犯的,结果「文革」一开始就关押了几百号像他这些无辜的共产党内党外人士。其中一半都是中共的高级干部。

文章说,「文革」时期祸害的当然不仅仅是一批党内外的干部和知识分子,更严重的后果是毁灭了整个民族原本就有待提升的、脆弱的现代精神与时代气节。在高度变态的社会运动的高压下,驱使一方的人类变成一群大魔小鬼,造成了许多本来还算优秀、具有一定文明自觉的文化人的人格产生了分裂,并且彼此相互残害,甚至导致延续到21世纪的集体性的人的精神与信仰的全面缺失。

李锐1917年4月13日出生于北京,祖籍湖南平江;曾任中央委员、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水电部副部长、毛泽东兼职祕书;1959年庐山会议被定为「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被戴上「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帽子,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下放北大荒劳动。「文革」期间,1967至1975年,李锐因得罪陈伯达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关单监长达八年。

「文革」期间 秦城监狱关百余高官

2015年6月,《文汇读书周报》曾刊登对李锐的专访。李锐谈到,秦城监狱原来关国民党战犯,「文革」开始,改关自己人:关了许多高层领导,如彭真、刘仁以及陆定一等。常听到各种呼喊声:有整天喊「毛XX万岁」的;也有受不了侮辱痛骂看守的,接下来就会听见有人开锁进房,痛打叫骂者,于是又响起被打的惨叫声。

李锐曾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共事过,因此熟悉陆定一的声音。在秦城监狱,最后几年陆定一关在李锐隔壁。李锐听见陆天天大喊大叫:「毛XX啊,我什么事儿也没有啊!」放风的时候,陆就唱《苏武牧羊》。

李锐还披露,「文革」前在中共中央办公厅任俄文翻译的阎明復是1968年关进秦城监狱的,他不知道父亲阎宝航已死在秦城。阎宝航是著名的民主人士。

阎明復曾向李锐透露自己得过精神病。「文革」前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崔月犁被关进秦城监狱后也患过精神病。北京市委书记刘仁一直被戴着手铐,吃饭都不自由,最后铐死在里面。

1   2   下一页


新纪元PDF 版订阅(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