啸聚丛林 膜拜等级 兽化帮规 (第534期2017/06/08)

?"
(Getty Images)

文_ 九天剑

无标题文件

写这个主题,也是因为「有幸」身居党国体制内几十年的颇多积累。当下身处自由社会,回想曾经亲历种种党产怪胎,仍难抑厌恶之生理反应。

而我们,你们,他们,这些曾经或仍在魔党邪教治下的中国人,几乎人人都由看不惯到看习惯,再到无可奈何,直到有一天,终于完成「久居鲍肆,不闻其臭」的嗅觉转换过程。现在想想,这种人类天性的变异,真的好可怕。

也就难怪马大留学生杨姑娘舒平,不过说了几句美国好空气,好自由的真心话,便被网红,遭吸不上好空气的可怜孩儿们、按党宣旨意自由骂人了。最可怜的是,他们奉旨骂人,已不会好好说话,并不觉得自己可怜。

就像《动向》杂志杨光先生的文题〈中国人最没有资格嘲笑北朝鲜〉。我看这个世界上,美国人、日本人、俄国人、缅甸人甚至西非马达加斯加人都有资格,唯独中国人没资格嘲笑北韩。因为,他们是我们的镜子,过去是,现在还是。嘲笑北韩,就是嘲笑自己。

有人会说,啸聚丛林,那是共党当年做匪,可现在它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的执政党、全球经济老二啊。多少同胞正是被此迷眼!于是便看不到:匪就是匪,把全球最顶级的面霜扣脸上,它也画不出个绅士妆。一瞪眼一呲牙,还是匪相!

从举着梭镖菜刀喊杀、到买来二手航母,几十年翻了N次方跟头,匪首的窑洞大袄换上毛料人民装,数变质没变,还是那个丛林党的思路,以为执政不用大脑只用小脑,大脑只是用来拍的,小脑勤灌水就好使。灌满了也没路,不有机关枪、开花弹代替梭镖菜刀么。上一次危机的时候用过,那是28年前了哦,对了,还获得一个被全世界骂翻的荣誉:六四屠城。

我要说的匪党另一个业绩,是其异常膜拜等级。在永远面临垮台的危机下,强化组织,严苛等级,是帮派存活保障。表面看,它比世界上任何政党都崇尚抱团取暖,实际上,不过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解体恐惧。

在下从前有幸(我还是说「有幸」)在党国某最高机关混过若干年。耳闻目睹亲历了该帮会森严的等级。那会儿年轻不谙党情,因自己选择女友未合本单位党的意识型态惨被打压,一时气盛,无意中竟发展到对抗至高无上的党委。

本以为我不过是谈个女朋友,貌若天仙还是歪瓜裂枣,干党屁事。谁想党不这样想,挑战权威这还了得!哇,一时间处长、局长、党委书记轮番谈话,批评威胁,上报组织部长批示,再层层下传三几级领导,又一轮谈话,家访,写检查,威胁开除……。

直到本人身心俱疲,只得绥靖了一下,表示接受党的「关怀」,实际则是不得已向地下党看齐,由公开活动转入隐蔽战线,变刚性对抗为闷头吃瓜,此事才偃旗息鼓。

1   2   3   下一页


新纪元PDF 版订阅(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