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红祸——难兄难妹 (第534期2017/06/08)

?"
(Pixabay.com)

文_ 徐沛

无标题文件

1917年,列宁用暴力与谎言在俄国篡夺二月革命果实,从此造成持续一百年的共产难民潮。2017年,我在异国他乡享受自由的同时乐于支援大陆民众推倒红墙,获得人权。

身为文人,我致力于探求真相,还原历史,希望自己上下求索的心得体会有助读者反思来路,获得真知。

红祸

毛泽东在史达林的支持下颠覆中华民国,开创马列红朝后,杀人如麻。毛甚至亲自挑动青少年,制造红色恐怖来打倒「毛泽东思想」的提出者刘少奇等同志。在毛的教唆下,花季少女活活打死自己老师甚至校长的恶行在北京发生,史无前例的罪行肆虐中华大地。其时我还是不足两月的女婴,在接下来的「十年浩劫」中,我也被迫「忆苦思甜」、「批林批孔」与「学工学农」。

每个1949年后入学的沦陷区居民都被灌输红色毒物,所以,遇罗克(1943-1970)等在「文革」中挺身造反,遭到中共枪毙的草根,因身陷「毛」坑,难以看破红色谎言(也即奥威尔所说的新语言),倒是出自特权阶层的《571工程纪要》指出共产党「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的绞肉机」。

1978年,28岁的魏京生在北京西单的一面墙上贴出〈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他〉。这篇檄文敢于公开挑战共产暴政,但使用的还是赤化中文比如「解放后」,并宣称「我们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们不要做独裁统治者扩张野心的现代化工具」。魏先生显然从小就被从巴黎经莫斯科传到中国的红歌之首《国际歌》侵蚀。其实,谁也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只能听天由命,魏先生的使命就是提醒世人当心邓小平并指出中国必须民主化。

1979年,当以魏京生为代表的文革一代被邓小平以莫须有的罪名投入红牢时,我正在考高中。1989年,当天安门屠杀发生时,我已留学德国,从此身为改革一代的我便开始见证共产党给中国人造成的红祸。

30后的代表作

「十年浩劫」对改革一代意味着只有红歌可唱,因此2005年我曾发表《白毛女与娘子军》。而《红灯记》里的李铁梅唱段「我家的表叔数不清」在我口中则变成:我国的难民数不清! 从六四屠城起,我在西方结识的中国难民真的数不清,其中一位曾来信表示:「您鸟衔一草,我蚁负一粒,堪称反共伟业路上的难兄难妹」。

1   2   下一页


新纪元PDF 版订阅(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