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善和宝岛的统独之忧 (第534期2017/06/08)

?"
台湾的善和宝岛的统独之辩, 值得一书。图 为国家汉学研究中心所在地的国家中央图书 馆内部, 左手可见客座研究人员使用的小间 (WordPress)

文 _ 谢田(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

无标题文件去年因为偶然的机会,获悉中华民国外交部「台湾奖助金」的讯息,告诉我的学者对这个国际项目赞誉有加。后来有幸成为获奖学人,又承蒙台大公共经济研究中心的惠顾,得以今夏在台大做访问研究,课题是台海两岸的经贸关系和相互依赖性。

「台湾奖助金」的承办者、位于国家中央图书馆的汉学研究中心和台大社科院,软硬体设施和研究、教育人员,都是一流水准;汉学研究中心和台大公经中心的职员,都非常专业敬业,令人印象深刻。从台大颐贤楼办公室的窗户看出去,是法学院的「霖泽馆」。笔者的字是「泽霖」,因为是谢氏族谱中传下来的、「泽」字辈的。跟宝岛的缘分,应该是不浅。

这次来台湾是第四次,不是匆匆过客,而会呆得久一些,像个居民。住所离通化街、临江街夜市不远,晚上常常逛夜市,品尝小吃,细细体察民情。发现台湾最大的特点之一,尤其是和大陆最大的不同,是台湾社会的「平和」与「良善」。从台北到基隆,以前还去过台南、台中、高雄,瀰漫在台湾社会的,是个「善」字。旅美三十年,美国人也很善良,但和台湾不同。美国人的善,外放、热烈、直率;而台湾的善,内敛、温和,而含蓄。

台湾社会的善良、细緻和温馨,比比皆是,时时让人感到静静的暖流和心头的震撼。朋友的热情自不待言,陌生人的善,更说明问题。公共热水器有格外的按钮,防止人们不小心按了热水造成烫伤。捷运站、便利店、公寓楼、办公室门口,常有多余的雨伞,供下雨时没带雨具的人免费取用,也亲切的提醒人们用后归还,让善念继续。一次从图书馆回家,路上看到有卖烤红薯,一斤70元,问一个多少钱,一斤几个,因为我只想买一个。卖红薯的老妇很善良,可能以为我嫌贵了,秤了一个红薯后略带抱歉的口吻说,好多年没涨价了。还有一次,那是刚到台大,问一位学生模样、戴眼镜的男生,用餐的地方在哪儿,他就指了几个地方。一个星期后在一家餐厅点餐时,一个戴眼镜的人走近,就是上星期指路的学生,他说您上星期问及好吃的地方,我没有告诉完全,还有某某、某某、某某等等。我很惊讶他怎么会记得我、认出了我,还不厌其烦、再次的善意提供讯息。

那天去大安区一家川菜馆吃饭,那里的川菜蛮地道,点了远近闻名、源于台北的川菜「苍蝇头」。菜很好很下饭,但名字很难消化。台湾是国际都市,这菜名怎么翻成外文呢?望文生义,会打消食欲的。跟朋友开玩笑说,菜名很形象,但太形象了,「苍蝇」不讨喜,为何不叫「碧玉簪」或「绿头绳」?

台湾为什么善良?人的善心和善念,是从哪来的?台湾的善有台湾特色,与美国的善不同,保留了国人传统的观念和特质。
1   2   下一页


新纪元PDF 版订阅(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